滚动播报:
您的位置:首页 > 韶关普法网 > 禁毒宣传 > 正文

写下“临终遗言”,宣读自己的遗言……探寻内观疗法戒瘾之道

来源:法制日报 发表日期:2017-06-28 09:31:38

  空旷静谧的治疗室内,封闭的屏风前,身着便服的民警合掌行礼,轻轻打开屏风小门,再一次合掌行礼,柔声细语地与里面的戒毒人员开始面谈……这是6月10日,江苏省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利用内观疗法帮助戒毒人员重塑心灵、戒除毒瘾的一个场景。


▲民警在对参加内观治疗的戒毒人员进行遴选,遴选基本条件为本人自愿参加、40岁以下、剩余强戒期在6至8个月以内等。


▲内观治疗开始前,民警在每位戒毒人员胸前贴上“止语”标签。戒毒人员在治疗过程中是被禁止相互交流说话的。



  内观疗法是针对戒毒人员自省意识弱、自我观察能力差的特点,在相对封闭状态下,有目的、有指向地就既往人际关系,以自我提问的形式进行系统回顾与反省。治疗期间,每组经过遴选并自愿参与的12名戒毒人员围绕“别人为我所做的、我为别人所做的、我给别人添的麻烦”三个问题,以及计算吸毒成本、思考是否有过撒谎行为、回顾是否有过偷窃行为、计算从小到大生活成本、模拟临终遗言等五个特定项目,在七天时间内,通过洞察内心感受,引起情感变化,促成远离负面情绪,激发潜在正能量,达到改变认知、蜕变自我、提升戒治能力的效果。其中,情感变化是切入点,改变认知模式是本质。每天的治疗从早晨6时30分进入内观室到晚8时结束,具有心理学专业背景、经过系统培训的民警作为内观面接师每1个半小时至2个小时与戒毒人员“面接”一次,即交流谈话5分钟。其余时间要求戒毒人员“止语”,禁止与外界联系,全身心进入内观状态。


▲戒毒人员按顺序被带进内观治疗室。内观治疗室仅有2平方米,由木板屏风围成。


▲民警柳毅合掌行礼后开始“面接”。为体现尊重,作为内观面接师的民警需着便服,每天“面接”3到5名戒毒人员,合掌行礼200多次。


▲治疗期间,戒毒人员吃饭也不离开内观室。他们的饭菜是由后勤保障组专门定制的四菜一汤。


  在6月10日至16日治疗期间,因吸食冰毒被强制隔离戒毒两年的耿直(化名)变化显著。最初两天里,耿直坐立不安,不是睡觉就是乱动,自己觉得腰酸背疼,哪儿都不舒服。第3天至第5天,他的情绪渐渐趋于平静,时间也觉得过得快了,愧疚感、耻辱感随之而来。到最后两天,耿直进入内观状态,情绪稳定,往日的焦躁不见了。治疗即将结束时,耿直语气沉重地讲述着自己的感受:“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认真地思考过,这让我对自己有了重新认识。特别是刚开始几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不断浮现着从小到大给家人带来的痛苦和伤害。”


▲治疗第一天,耿直(化名)坐立不安,不时手舞足蹈。


▲治疗第二天,耿直刚刚“面接”完就倒头大睡。


  在治疗的最后一天,按项目设定要模拟写下自己的“临终遗言”,当戒毒人员罗强(化名)面对内观面接师宣读自己的遗言时几度哽咽:“亲爱的妈妈,感谢您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儿子现在很后悔……女儿昕昕,爸爸做的错事太多,把一个幸福的家庭拆散了,使你成为单亲孩子,爸爸多想回到你身边……”治疗结束后,罗强仔细地将朝夕相处七天的内观室打扫干净,将所有物品摆放整齐,用手抚平屏风的每一块木板,最后他还特意请民警帮他拍了一张与内观室的合影。


▲罗强(化名)趴在地上认真写着“临终遗言”。


▲罗强在宣读自己的“临终遗言”时,几度哽咽,边摇头边用手揉着眼眶。


▲治疗结束后,罗强静静地走出内观室。屏风小门上贴着的话是他在7天中反复思考的问题,这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自责和愧疚,也让他开始思考如何面对未来的生活。


▲在离开内观治疗室时,罗强请民警为他拍了一张与内观室的合影。


  在这期内观治疗中,12名戒毒人员共38次表露出自责、后悔、愧疚和痛苦,开始学会换位思考和正向思维。后期,民警将指导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继续进行内观,进一步矫治人格及行为模式,增强抗复吸能力。


▲6月17日,参加内观治疗的戒毒人员陈西(化名)在减期公示栏看到自己减期三个月,他高兴地冲出人群,想第一时间告知家人。


  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内观团队”组建于2013年。从2014年9月至今,先后组织内观戒治16期,187名戒毒人员参加。2016年组织内观人员解戒后回访调查1次,这些戒毒人员在回归社会后1年以内的操守保持率为80%,回归1年以上两年以内的操守保持率为65.8%。2016年,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内观戒治项目被司法部戒毒管理局列为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十大优势教育戒治项目,目前正在江苏省戒毒系统推广。


今日热点

新闻排行